联系方式

迎请热线:13599880596 ,18250538888(任先生)
迎请佛像QQ:55995089
邮箱:55995089@qq.com
传真:0594-2156860

大庄严佛像官网: http://www.fjfoxiang.com/
联系地址: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前沁村国家级木材加工区东方大道大庄严佛像工艺有限公司

首页 佛教佛像服饰 有关“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兴起及传播
有关“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兴起及传播
2012-10-08 23:53

 有关“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兴起成因的认识

  历经5世纪末至6世纪中期“秀骨清像”、“褒衣博带式”佛教造像风格在汉地南北方的流行之后,南北朝晚期,南北方佛像整体上发生了向体态丰厚饱满的“面短而艳”风格的转变,但在佛衣披着方式上存在地域间的差异,即青州、建康、成都、麦积山及莫高窟一线的“南式佛装造像带”上佛衣主体呈现为“褒衣博带演化式”,而在东魏、北齐辖地,佛衣主要为“敷搭双肩下垂式”。
  针对北朝晚期在东魏、北齐境内佛像所发生的这次集中突发性的风格转变,梁思成阐述道“”与北魏相较,则北魏上小下大,肩窄头小。北齐则上大下小,其律韵迟钝,手足笨重。轮廓无曲线,上下直垂。二者相去极远,而时间则仅距数十年,其变至骤,殆非逐渐蜕变,乃因新影响输入而使然也。考滤到伴随佛像形体发生变化的同时,佛衣披着方式也出现了地域风格鲜明的变化,东魏、北齐在接收外来影响的同时,也在进行着本土化变革。
 
1、“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的兴起与法上服饰改革
  发生在东魏、北齐佛像上的变化,确有可能是因为“新影响输入而使然”,但来自东魏、北齐内部与佛教相关的变革力量,则可能是导致同期佛像风格改变的根本动因。
 陈寅恪认为北齐在政治上推行反对汉化的政策,倡导“鲜卑化”和“西胡化”,高欢家族是东魏政权的实际掌控者,这种与汉文化习俗渐行渐远的政策实际在东魏已实施,其结果表现为,占据统治地位的鲜卑化人反对、排斥与杀害汉人或汉化之人,却十分推崇西域文明。
   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汉民族特征极其鲜明的“褒衣博带式”佛像确难有继续存在的条件,造像风格发生改变势所必然。同期由东魏沙门领袖法上发起的沙门服饰变革,应是东魏“去汉化”政策在宗教界的反响。
  据《续高僧传》卷8《法上传》载,法上“年阶四十游化怀卫,为魏大将军高澄奏入在邺。……德可轨人,威能肃物,故魏齐二代历为统师。……掌僧录,令史员置五十许人,所部僧尼二百余万”,“衣服率素纳补为宗,五条祇支由来以布……自上未任已前仪服通混,一知纲统,制样别行,使夫道俗两异,上有功焉。制寺立净亦如于此。……故帝(文宣帝)待遇事之如佛,凡所吐言无不承用,又遵重戒禁”。
  这一记载显示,法上在东魏被高澄招入任统师之初,东魏境内僧俗仪服通混,无甚区别。法上“一知纲统,制样别行”,遂改变这一局面,而使僧俗着衣有别。
  5世纪末至6世纪中期,着“褒衣博带式”佛衣的货像风行汉地南北近半个世纪,这是外来佛像汉化的最显著特征。这种发生在佛像中的世俗化变革,在当时僧人服饰中亦有所体现,因此才有东魏境内“仪服通混”的局面。佛教仪轨被极度地世俗化,则抹去了佛教与世俗的差别,法上使“道俗两异”实是对佛教仪轨极度世俗化的反拨,客观上也削弱了佛教造像的汉化特征。
《续高僧传》载,法上终年86岁,逝于北周大象二年(580)。据此,他40岁游化怀州等地应是东魏建国元年,即孝静帝天平元年(534)。另据正史记载,高澄被任命为统师并进行沙门服饰改革,应发生在540至549年间,即法上46至55岁之间。
  现存着“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的较早实例分别是约建于北魏普泰元年(531)的龙门普泰洞北壁大龛坐佛和上海博物馆藏梁大同七年(541)张兴遵造像,两身佛像的建造年代早于或接近法上的变革。据此来看,东魏、北齐“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的兴起更似对这款佛衣的振兴,而非创造。
  东魏开始涌现“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是以东魏武定二年(544)山东四门塔西面坐佛及武定四年(546)河南安阳大留圣三佛为代表,同期法上已开始沙门服饰改革,之后北齐所造佛像多延续这一样式。由部分此类佛像胸部系带看来同,之前“褒衣博带式”佛衣的影响仍未彻底消除。基本可以明确的是,与法上对沙门服饰变革相呼应,佛像作“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得到了推广。
  此外,由现代汉地沙门袈裟披着方式来看,能感受到来自“敷搭双肩下垂式”着衣方式的深刻影响。现当代受过五戒者,在礼佛、诵经时,可在大袍(又称“海青”)外以钩钮的方式右袒披着一件袈裟,其外观与“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极为相似,只是前者在外层袈裟之下着有领有袖的成衣大袍,后者内层为方服袈裟。
 
2、曹仲达与东魏、北齐造像风格
  曹仲达的生卒,学界观点不一,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的出现与曹仲达关系不大。
  文献记载显示,曹仲达佛像制作造诣主要反映在做工精良、长于外国佛像,并以“曹衣出水”的风格对后世造像产生影响。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曹仲达“本曹国人也,北齐最称工,能画佛像,官至朝散大夫。僧悰云:‘曹师于袁(袁昂),冰寒于水,外国佛像,无竞于时。’”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描述了曹仲达的风格:“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故后辈称之曰:‘吴带当风,曹衣出水。’”
  有关曹仲达的师承,《历代名画记》载:“曹仲达师于袁”,“袁昂师于谢(赫)、张(僧繇)、郑(法士)”。该书还记载,萧齐年间周昙研师法塞北勒,并授于曹仲达。关于袁昂,《历代名画记》载:“仕齐,为秘监黄门侍郎,幼以孝称,颇善画,人梁,官至中书监。”
  以上有关曹仲达的记载显示,曹仲达的直接师承为南朝齐梁年间画家周昙研和袁昂,并间接得法于张僧繇,其艺术风格与南朝特别是张僧繇的渊源,在东魏、北齐佛像体貌与南朝张僧繇所创“面短而艳”画格的相似性上得到了体现。
  实际上“薄衣贴体”在贵霜秣菟罗及笈多萨尔那特佛像中均中体现,并对中国佛像施予影响,只是曹仲达将这一影响在北齐推向了高潮,使曹家样成为继戴逵之后中国佛教造像最具影响的四大楷模之一,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溴戴氏父子皆善丹青,又崇释氏,范金赋采,动有楷模,……其后北齐曹仲达、梁朝张僧繇,唐朝吴道玄、周昉,各有损益。圣贤肸蚃,有足动人,璎珞天衣,创意各异。至今刻画之家,列其模范,曰曹曰张曰吴曰周,斯万古不易矣。”
  金维诺先生认为,“实际上这种’其体稠叠、衣服紧窄’的西域样式,早在4世纪前就沿着丝绸之路逐渐步在向内地传播,这从传世的犍陀罗石佛、克什米尔出土的石佛、图木舒克出土木雕立佛、吐鲁番出土泥塑立佛以及炳灵寺第169窟的泥塑立佛,可以看到在此之前已经在不断受到这种样式的影响。但是,这种样式在各个时期都受到地方的、民族的因素的改造,且在中原地区还未形成为塑造的主流。且不一定都有‘出水’的感觉,而到北齐衣薄贴体,如出自水中的感觉才明显,始形成为具有影响的时代样式,而成为佛教造像的四大楷模之一”。
  以现 有东魏、北齐时期政治中心附近的石窟寺佛像造型来看,除体态趋于丰厚饱满、衣薄贴体等印度化特征外,佛多着“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而“右袒式”和“通肩式”这两种源自印度的佛衣样式并未占据主流,可见东魏、北齐在推动“西胡化”的同时,仍在国求保持自身宗教文化的独特面貌。这一点与同期南朝出现将“褒衣博带式”佛衣改造成类似天竺通肩衣的“褒衣博带演化式”有相似性。“本土化”和“西胡化”是东魏、北齐佛像风格的两个方面,而这两个方面的具体推导者当与法上、曹仲达关系密切。
 

“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在南北方的传播
以现有实物资料来看,“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6世纪中期在东魏、北齐政治中心区域兴起后,迅速播及至更广泛的地区,虽然影响所及、产生的效应远不及中心区域,却仍能看出“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的强大渗透力。6世纪中晚期,在山东青州地区、长江流域、陕甘地区及川北均能见到其踪迹。7世纪前后,此样式传入朝鲜半岛和日本。
“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在南朝佛像中并不多见,现有实物资料显示此佛衣样式对南朝佛像衣着的影响是十分有限的。
青州地区虽为东魏、北齐所辖,但此地佛像在南北朝时期的风格却更近于以成都为代表的南朝佛像,6世纪中后期佛像衣着也以“褒衣博带演化式”居多。“敷搭双肩下垂式”佛像亦不多见,可以例举的如青州博物馆藏青州龙兴寺出土的东魏时期坐佛。
西魏、北周辖内的“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在陕西地区及甘肃麦积山、莫高窟及广元石窟佛像中均有体现,如西安市文管会藏北周白玉石佛三尊像,主尊衣着为“半披式”与“敷搭双肩下垂式”的融合样式。麦积山如北周第62窟正壁主尊衣着,也呈“半披式”与“敷搭双肩下垂式”的融合样式。
在莫高窟,“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较早见于西魏285窟北壁上层八身坐佛中的西面第1尊及东面第2尊。通过壁画的彩色示意,可以清楚地看到佛上身内着僧祇支,外着两层袈裟,分别是赤、黑色,内层袈裟系带,外层袈裟右角敷搭于佛的左前臂。“敷搭双肩下垂式”佛衣在莫高窟北朝晚期的佛像中并不多见,此样式在莫高窟佛像中开始兴起是在北朝之后。
广元皇泽寺西魏佛像亦出现有“半披式”与“敷搭双肩下垂式”的融合样式,如广元皇泽寺西魏第45号中心柱窟三壁主尊及第37号龛主尊。
 
最后更新于: 2013-12-03 09:18
 

最快新闻

五百罗汉之金首尊者
金首尊者,即金头仙人,又称作劫比罗仙,迦毗梨仙、紧闭罗仙、迦夷罗仙、迦比罗仙,全称迦毗罗大仙,意译为黄头仙、龟种仙、金头仙、赤色仙等。他本是印度的外道之一,后来弃恶从善,皈依佛教。
所谓外道,就是佛教之外的修行者,《三论玄义》卷上的解释是:穷尽天地的至妙道理,达到内心清净无垢,就是佛教正道路;脱离佛教理法,做无益的幻想就是外道。金头仙人原是脱离正道的修行者,他主张“执有”,将易朽的物质当成追求的目标,所创立的派别被称为“数论部”。
金头仙人自以为法力高深,常常口吐狂言,不把佛教放在眼里。有一次,他听说某处正在举行盛大法会,特意带领弟子前去辩论。然而一经论辩,他的观点立刻相形见绌,结局自然是大败而归。
通过这次辩论,金头仙人终于认识到自己所持理论的局限性,从此他皈依正法,经过勤奋修持,终于获得正果。

莆田市大庄严佛像工艺有限公司是专业的铜雕佛像铜雕神像,生漆脱胎佛像,玻璃钢佛像生产厂家,有需要订制脱胎佛像,铜雕神像,铜雕佛像,玻璃钢佛像的高僧大德请来电咨询,本司铜雕佛像,铜雕神像,生漆脱胎佛像,玻璃钢佛像产品工艺精甚、质优价廉,欢迎选购!咨询电话:18250538888.

以上信息由莆田市大庄严佛像公司整理提供

点击查看更多五百罗汉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