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站内站

第一个站内站

何朝宗款达摩瓷塑工艺

 中国古代,由于“绘塑不分”、“塑容绘质”等特点,使得中国的古代雕塑作品充满工艺性特征,秦始皇陵的七千兵马俑,在陶俑表层就有一整套上漆上色的工艺:中古唐三彩艺术则将工艺华彩流丽之美与器物造型完美融合;流行于宋以降的“文房清供”则使工艺雕塑无论在宫廷还是在民间都成为一种普遍的存在。在佛教造像艺术中,无论是流行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夹纻行像,还是宋元以后寺庙中的泥塑木雕都有着复杂而华丽的装饰工艺。其中,瓷塑艺术历史久远,于明代曾一度达到登峰造极。

       水、土、火的完美结合孕育出这种新的物质,创造出温润、洁净、雅致的瓷器艺术。中国瓷器在造型、釉色、烧制和装饰上不断有创新,借鉴并融合了其他工艺精华,将形、意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淳朴洒脱的民间意趣与恢弘典雅的皇家气派,千余年来精彩纷呈,一路辉煌璀璨。

       德化窑始于宋代,又称建窑,意为福建之窑。德化县历史上与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并称为中国南方三大瓷都。明中叶,白瓷生产成为德化瓷业的主流,并以瓷塑最负盛名,至明晚期达到顶峰。德化窑白瓷瓷胎致密,胎骨釉色各异,素有“象牙白”、“乳白”等名目(流传至欧洲后,法国人又有“鹅绒白”、“中国白”之称),色泽光润如凝脂,具有较好的透光性。德化窑瓷塑质地、釉色及造型都堪与历代名窑媲美,何朝宗的作品更被人们视若珍璧,为德化窑之典范。

       何朝宗(1522-1600年),又名何来,福建省德化县浔中乡隆泰后所村人,祖籍江西。何朝宗生活在嘉靖至万历年间,自幼喜爱瓷塑工艺,拜当地艺人为师。早年为寺庙宫观泥塑各种神仙佛像,形象生动,如德化碧象岩的观音、程田寺的善才、东岳庙的小鬼等等,这些泥塑有的一直保留至清末民初。在技法上,何朝宗博采其他民间雕塑工艺之精华,总结出八字技法,并设计了渡海、盘膝、坐岩等众多样式,形成独具一格的“何派”艺术。《福建通志·艺术传》称其“善陶瓷像,有僧迦、大士,天下传宝之”。何朝宗瓷塑作品多取材于道释人物,故宫博物院藏何朝宗款达摩立像,便是一件传世佳作。此尊像通高42厘米,取材于达摩一苇渡江的故事。达摩全名菩提达摩,南天竺(今印度)人。南朝梁普通元年(520年)经海路至广州,应邀赴建业(今南京)与梁武帝面谈,话不投机,遂渡江去北魏洛阳。后往嵩山少林寺,在少室山石洞中面壁趺坐九年,其间得弟子慧可,传法谒臼:“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华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并授之四卷《楞枷经》。慧可师承心法,使禅宗广为流传。达摩提倡断绝一切想念杂思以求悟得佛理,被奉为中国禅宗初祖。达摩于梁大通二年(528年)十月五日圆寂,葬熊耳山。在关于达摩的石刻、绘画艺术中,多取材于他的“渡海”、“一苇渡江”、“面壁”等传奇故事。何朝宗所塑造的达摩头光耳长,前额宽阔,印堂饰一小珠,双眉紧锁,双目圆睁,满面虬须,面部流露出缄默沉思之表情。身着通肩袈裟,袒胸,双手拢袖合拱于胸前,双足跣露,左足与波涛之间有一苇叶状饰物。宽松肥大的衣着与两袖的密褶形成强烈的疏密对比,两袖的叠褶与足下的波涛上下相应,使整个器物极具节奏韵律感。何朝宗以其精湛娴熟的才华,成功创作了达摩容貌威严、气宇轩昂的圣僧形象。

       由于文化审美的差异,中国古代雕塑艺术中的人物造型往往显得扁平,与西方古代雕塑比较而言,没有强烈的空间体积感。宋元之际,蒙古人的东征西伐大大加强了欧亚大陆的联系,明代的海外贸易也导致了欧洲文化的传入,圣母像等宗教艺术品此时也随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这使得中国在表现人物造型的绘画、雕塑艺术中,开始出现结构严谨、形体明确,既重整体动态又有生动细部的新面貌。这款达摩像就将此充分体现。渡江达摩的造型从整体到局部比例协调准确,骨骼肌肤匀称自然,具有很强的写实效果。达摩神态的表达入木三分。中国古代雕塑人物,强调传神,传神既是艺术家们追求的最高境界,也是衡量艺术品成功与否的标志。成功的艺术品,常常对人物神态的表现,有出人意料的创造与独特个性的艺术手法。此件达摩被置于特定的环境中来表现主题。达摩其东渡弘法的抱负与坚韧不拔的决心,被表现得恰如其分,引人深思。同时,作品吸收了中国古代人物造像的特点,特别是继承了唐代表现佛像艺术的绘画风格。在中国传统人物绘画和雕塑中,线条为重要的表现手法之一,尤其是在表现人物的衣饰上,“气韵生动”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在瓷塑艺术品中,似乎唯有何朝宗能如此完美地采用以线为主的表现手法。何朝宗在线条布局上深谙中国绘画艺术,从衣纹处理上,可以看出其深厚的绘画艺术修养,达摩立像由于肌肤裸露较少,以衣饰为主,返为采用线描塑造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也对作品的表现起了关键性作用。犀利流畅的刀法充分体现了衣饰纹理的层次和深浅变化。正所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大有“吴带当风”的遗韵。

整体来说,此件达摩瓷塑构思非常严谨。无论是从传达信息的动态选择、人物情感的表达、衣纹线条的表现,达摩神态坚定、足踏汹涌波涛迎风而行与所营造的氛围烘托出达摩不畏艰辛、普渡传教的坚强决心,情境一统,神形兼具。此外,在工艺上,这件达摩立像胎骨厚重、细腻坚实。胎体外壁通体施白釉,釉质精良,纯净莹润,釉面有被称之为“宝光”的色泽,呈“象牙白”色相。因此更强化了佛国人物不同凡响的精神境界,使其在有明一代众多品相中独具风韵。这件艺术品以纯粹的雕塑美和胎釉材料的质地美取胜,美如脂玉,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

    瓷塑依循“物勒其名”之传统,钤印私章,表达了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和恪守信誉的诚意。达摩背部钤有葫芦形“何朝宗制”篆书白文印,印章工整精细,章法规。 明何朝宗款达摩像吸收了魏晋南北朝以来佛教造像的优秀传统,使之具有超尘绝俗之轩昂器宇,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聪明睿智,令人仰之弥高,敬而不畏。神之品相,人之魅力,天国与人间,全部凝聚在一件件瓷塑艺术品中,使人望之俨然,触之也温。


上一篇文章 : 南朝佛教造像 下一篇文章 : 残破经像处理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871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