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雕 网站第一站

第一个站内站

大、小乘佛教修禅定有多种姿势

大、小乘佛修习禅定有坐、卧、行、立等数种姿势,其中以坐的姿势最为常见,故修禅往往称作“坐禅”。


坐的姿势一般结跏趺坐,“趺”指足指,“跏趺”即指足背加于腿部或足上。跏趺坐,也就是双腿盘坐,两足背相交加于双腿,足常上仰。如先以左足背加于右腿上,再以右足背加于左腿上,称作“吉祥坐”。如先以右足背加于左腿上,再以左足背加于右腿上,称作“降魔坐”。慧琳《一切经音义》卷八说:“结跏趺坐,略有二种:一曰吉祥,二曰降魔。凡坐皆先以后右趾押左股,后以左趾押右股,此即左押右,手亦左居上,名曰降魔坐,诸禅宗多传此坐。若依持明藏都瑜伽法门,即传吉祥为上,降魔坐有时而用。其吉祥坐先以左趾押右股,后以右趾押左股,令二足掌仰于二股之上,手亦右押左,仰安跏趺之上,名为吉祥坐。如来昔在菩提树下成正觉时,身安吉祥之坐,手作降魔之印,是故如来常安此坐,转妙法轮。”这就是说显教诸宗修禅时常取降魔坐,密教修禅多用吉祥坐。坐势亦与手势相应,双手仰掌叠押,二拇指指头相拄,置于脐下跏趺上,称为定“定印”。吉祥坐以右手背后押左手掌,降魔坐以左手背后押右手掌。其他部位亦与之相应,身驱自然挺直,不屈不僵。头部端正,不低不昂。两眼微闭,不开不合,注视鼻端。鼻与脐相对,不偏不斜,唇齿自然,不张不合,舌抵上腭。两肩平齐、端正。另外,修禅时所选座位,须离地尺许、坐下垫以坐垫,垫内充塞物不硬不软,后部比前略高。智岂《修习止观坐禅法要》说:“入禅时,须善安身得所,初至绳床,即须先安坐处,每令安稳,久久无妨。次当正脚,若半跏会,以左脚置右脚上,牵来近身,令左脚指与右髀齐,右脚指与左髀齐。若欲全跏、即正右脚,置左脚上。次解宽衣带周正,不令坐时脱落。次当安手,以左手掌置右手上,重累手相对,顿置左脚上,牵来近身,当心而安。次当正身,先当挺动其身,并诸支节,作八、七反,如似安摩法,勿令手足差异。如是已则端直,令脊骨勿曲勿吐浊气,吐气之法,开口放气,不可令粗急,以之绵绵姿气而出。想身份中百脉不通处,放息随气而出,闭口鼻纳清气。如是至三,若身息调和,但一亦足。次当闭口,唇齿才相拄着,舌向上腭。次当闭眼,才令断外光而已,当端身正坐,犹如奠石,无得身首四肢争尔摇动,是为初入禅定调身之法。”这就是跏趺坐禅所遵循的基本准则。结跏趺坐,能使身体安适平稳,不易疲倦,易于入定。《大智度论》卷七说:“诸坐法中,结跏趺坐最安稳,此是禅坐取道法坐,魔王见之,其心尤怖。”并说偈云:“若结跏趺坐,身安入三昧。威德人敬仰,如日照天下。除睡懒覆心,身轻不疲懈。觉悟亦轻便,安坐如龙蟠。见画加趺坐,魔王亦愁怖,何况入道人,安坐不倾动。”吉祥坐,密教称“莲花坐”,亦称“如来坐”。《金刚顶经一字顶轮王瑜伽一切时处念诵成佛仪轨》说:“左肤押右股,右足安左股,是如来结跏。”这种坐式能使人气血平和,易于入定。降魔坐,亦称“菩萨坐”,这种坐式据说有利于克服杂念,降伏烦恼魔王,使心专注一境。跏趺坐,也叫跏趺正坐、全跏趺正坐。如只一足背押于腿部,则称“半跏趺坐”。这种坐式也常为修禅者所取,菩萨禅定坐像即属此咱坐势。


卧的姿势,与经律中规定的僧尼的睡式相同,即右胁侧身而卧,头枕右手心上,又腿稍弯曲如弓形,以左押右,左手亦置左腿上。《摩得勒伽论》说:“右胁卧,脚脚相累,不得散乱心。”修禅者摆好这种卧姿,便摄收心意,进入禅定。


行的姿势,称“经行”,即沿直线来回行走。《十诵律》卷五七规定:“比丘应直经行,不迟不疾。若不能直,可画作地相,随相直行”。经行时即摄心入定,身躯平直不得摇动,速度不快不慢,双眼平视朝前,头不低垂。经行亦线佛周行,口唱佛号。行禅中亦有“跑禅”的,即在殿堂内跑步,由慢而快,跑中作意。


立的姿势并不多见,如取立式,身躯自然直立,二足脚稍稍并拢,双手合掌,或作定印。


修禅的姿势虽分别四种,担坐、立、行、卧往往交替而用,或以某一种姿势为主,辅以其他一二种姿势,以免经久疲劳或昏沉。禅宗中或多不拘形式,把修禅贯穿于日常生活中,随意行禅。密宗中也有类似的说法。

上一篇文章 : 藏传佛教定学的流派 下一篇文章 : 持咒有哪几种主要方法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63546 Second.